PA6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A6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窃听门扩大令世界警醒

发布时间:2020-07-13 11:25:38 阅读: 来源:PA6厂家

自今年6月由美国防务承包商雇员爱德华•斯诺登爆料至今,美国情报体系面向全球的“窃听门”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奥巴马政府对内拿反恐为重、内外有别“说事”,对外似乎一直没拿国际社会的巨大反弹“当回事”。直至10月下旬以来,美国针对欧洲盟国民众及领导人的大规模窃听再遭曝光,奥巴马政府的“表情”才严肃起来。

短期来看,奥巴马政府还将继续高调辩护,间或有选择性地低调“认栽”,甚至可能展示出更多“改变”姿态;长期来看,美国以巨大技术优势抢占情报制高点的外部“诱惑”和内部“原则”难以出现实质性变化,因此所谓改变也恐难落在实处。

友邦惊诧是虚是实

自10月下旬以来,欧洲媒体连续爆料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奥地利等国家民众和政要遭美国国家安全局大规模窃听,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受害者”是德国总理默克尔。此事立即将“棱镜门”进一步扩大,而且因牵涉盟友之广引起了更大反响。

实际上,早在7月份,德国媒体就刊文指出,美国的技术优势使其情报机构窃取数据的机会超过其他国家的同行。储存了世界范围数据的美国大企业的服务器是互联网里最令人感兴趣的一部分。而美国国家安全局以及类似机构可以简单快速地获取美国企业储存的数据。只是当时德国媒体没有料到,德国总理默克尔竟然已经被美国监视达十年之久。媒体透露的一份机密备忘录显示,美国曾监听全世界35位领导人的通信。

此次监听丑闻扩大后,欧洲盟友反应激烈,多国政要或急召美国大使,或致电奥巴马,或派官员赴美,讨要说法。对此,美方一面通过外交渠道低调解释,并以不知情为由帮奥巴马本人开脱;一面驳斥报道失实,以“谁都这样干”或美欧情报共享为由展开辩解。还有美国政客称,欧洲盟友对美国窃听心知肚明,之所以大动肝火是出于各自国内政治压力和挽回颜面的需求。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迈克•罗杰斯11月3日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面向全国》节目中表示,不相信奥巴马或欧洲领导人真对窃听一事毫不知情,讽刺白宫当获“最佳演员奖”,欧盟也能赢得“最佳配角奖”。

“窃听门”意外地将美国盟友的亲疏之别大白于天下。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国家安全局将盟友分成三六九等,决定情报共享范围的大小。比如美国与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结为最亲密的“五眼情报联盟”,继而又有“九眼”“十四眼”等类别,“待遇”逐级降低。该报援引由斯诺登解密的文件称,德国对自己未能受邀成为“九眼”成员而耿耿于怀。

不管欧洲盟友的愤怒是虚还是实,“窃听门”短期内都是美国与盟友关系镜面上的一道清晰划痕。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达雷尔•韦斯特认为,盟友们恐怕不会预料到美国待朋友竟与待敌手无异,也会很沮丧美国竟然如此“没底线”,其中最惊人的莫过于美情报机构连最亲密盟国的政府首脑都不放过,而窃听项目也显示美国政府对于盟友缺乏信任。

内外有别美国难变

“窃听门”事件延续数月,至今新料不断,不可避免地触发美国社会对窃听事件的更多思考。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11月4日发布的民调结果,56%的美国受访者认为美方窃听盟国领导人的电话“不可接受”,36%的受访者认为“可接受”,另有约8%不持意见。

10月26日华盛顿举行较大规模抗议活动,要求奥巴马政府立即停止对美国公民及全球民众实施“棱镜式”秘密情报监控。参加抗议活动的罗娜•马奥尼对记者说,美国政府的情报监控不仅对美国公民构成了巨大侵扰,也损害了外国人对美国的信任。

然而,必须看到,对美国政府、国会或民众而言,窃听项目是否针对国内目标、是否损害美国公民权益始终是首要的衡量标准,情报项目旨在反恐也是最容易令后“9•11”时代美国人“买账”的理由。《华盛顿邮报》11月3日撰文说,国家安全局数十年来的“指导原则”是只要有理由有条件,任何针对外国目标的窃听项目都能实施。这种对情报搜集的巨大投资背后,是美国政府部门的需求压力:国家安全局的“客户”不仅包括白宫、国防部、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也包括国务院、能源部、国土安全部、商务部、贸易代表办公室等各类政府部门及机构。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11月1日发表法国学者奈尔的分析文章说,美国之所以从战略和政治上如此倚重监听,背后有着深刻的原因,因为美国目前在经济和财政上陷入危机,同时还要面对新兴大国崛起和德国重返世界权力中心的挑战。因此,美国政府和国会下一阶段究竟能否对此提出什么改革措施,恐怕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对掌握信息时代巨大技术优势的美国而言,内外有别的原则恐怕难以发生实质性改变。

大事化小能否如愿

在此番针对欧洲盟友的“窃听门”风波之前,奥巴马政府对内一直以反恐和内外有别的理由为窃听项目辩解,以平息美国民众的质疑和怒火,但策略重点都是将大事化小,拒绝直面问题。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外交政策》首席执行官罗特科普夫日前撰文说,美国在“窃听门”中对朋友们的不同反应体现出双重标准,当巴西、墨西哥等国遭窃听曝光后,美方不过以“谁都这样干”为由搪塞;换成德国,美国官员立即给出公开或私下的各种“保证”,并以奥巴马不知情为由进行辩解。

有报道说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正在考虑禁止对盟国政要实施窃听。对此,罗特科普夫反问道,难道解决国家安全局把手伸得太长的办法,只是从数以亿计的目标中筛选出一个可豁免的小群体?他指出,白宫现在理应看到,“窃听门”的后果绝不仅仅是单纯政治上或外交上的尴尬。有产业组织预计,美国企业会因此被视为有参与窃听之嫌或太容易受国家安全局影响而丢掉外国技术合同,预计损失可达350亿美元。

同时,美国一些媒体已经意识到监听丑闻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名誉,限制其软实力的发挥。他们认为,当美国自己最基本的制度和价值受到怀疑时,美国再也不能教训别人了。澳大利亚网站11月5日刊文指出,美国的间谍活动令友邦不安,并制造了更多的敌人。美国拥有太多技术,但美国现行政策表明其缺乏智慧。

更重要的是,“窃听门”已给国际社会带来更深层的触动和警示。国际社会也不妨借机思考,当一个大国无法自觉担负起与其巨大技术优势相匹配的责任,外界是否应当通过外交与法律手段将这种技术优势关进笼子?(半月谈驻华盛顿记者 孙浩)

图木舒克西装设计

遵化定制职业装

鄂州职业装定做

钟祥职业装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