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6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A6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监听丑闻令奥巴马失去两大粉丝团

发布时间:2020-07-13 21:09:07 阅读: 来源:PA6厂家

据海外网报道,英国《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1月4日发表了题为《监听者遭到挫败》的文章。文章称,由于美国政府的网络监听丑闻被曝光,奥巴马失去了最忠实的两类支持者。全文摘编如下:

根据《经济学人》杂志美国专栏对各个行业的观察,“废除隐私”将会成为美国购物的下一个大趋势。商店老板梦想着通过客户使用的手机、店内的摄像头或者面部识别软件来确认客户身份。之后,通过梳理一位客户的在线购物历史,一家公司或许会得知这位女性客户昨晚曾经上网搜索网球鞋,所以她现在希望在自己的手机上或者商店的电子屏上看到运动鞋的促销信息。

这种对失去隐私的无奈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何美国公众对监听计划保持沉默。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前合同工爱德华•斯诺登把美国对全世界进行网络监听的细节公之于众,现在斯诺登在俄罗斯避难。美国的监听计划在国外引发了广泛的愤怒。由于得知自己以及巴西国有能源巨头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被美国监听,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取消了对美国的国事访问。德国民众对纳粹时期的监控行为记忆犹新,因此德国政客和媒体竞相声讨美国国安局监听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私人手机的行径。欧洲议会比美国国会还要迫切地对NSA的行为进行辩论。报道称NSA曾对欧盟办公室进行监听,这让许多欧洲显要人物十分愤怒;他们呼吁暂停欧盟-美国贸易协议的谈判,并且提议减少跨大西洋数据分享。

在圣诞节假期期间,NSA的确登上了美国国内媒体的头条,但是这依然不是美国民众最关心的问题。在几天的时间里,两位联邦法官对NSA的监听计划发表了截然相反的看法。第一位法官来自华盛顿特区的地方法庭,他表示NSA收集国内外监控目标的“元数据”的行为“几乎是奥威尔式的”,而且很可能会违宪。另一位法官来自纽约市法院,他表示NSA收集手机通话记录的行为完全合法。另外,这位法官还说,如果在“9•11”恐怖袭击之前NSA就开始收集这类数据,那么NSA有可能会把截获的基地组织通话记录和一名身在加利福尼亚劫机者的通话联系起来。

现在看来,更高一级的法院将会介入此案,并且联邦最高法院可能也会参与进来。尽管两位法官发表了截然不同的意见,但是由美国总统奥巴马指派的审查小组依然采取了中间路线;该小组表示要通过改革来解决NSA监听计划中的问题,而不是直接关闭监听计划。审查小组提交了46项建议,其中包括:每次元数据搜索都需要得到获得法庭的允许,收紧对外国领导人进行监听的管制等。

尽管如此,网络监听还是没有成为美国国家辩论的主要议题。随着2014年的到来,共和党国会议员似乎更想抨击“奥巴马医改”,而民主党更喜欢探讨共和党人任由失业福利失效这个议题。媒体好像对另一个有关隐私的故事更感兴趣——美国连锁商店塔吉特公司(Target)4000万名客户的支付卡信息遭窃。但是,NSA的故事已经给奥巴马带来了令他真正头疼的问题。尤为严重的是,监听计划被曝光的时机非常不利:当前奥巴马与年轻美国人和外国支持者的关系正处于不佳时期。这两类人群本来是奥巴马忠实的粉丝团。两个群体虽然完全不同,但是却一致表达了对奥巴马的失望。年轻美国人和外国支持者(尤其是欧洲人)出于不同的原因对奥巴马寄予厚望,认为他可以打破政治传统。但是,他们的希望都以破灭告终。

当希望和改变遇上动荡不安

首先来说说奥巴马的国外粉丝团。他们热捧奥巴马总是带有一些天真。许多欧洲人误以为,因为自己和奥巴马都反对乔治•W•布什时期的政策,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奥巴马也是他们的总统。如今,他们已经学到了教训:他们的偶像首先是美国的领导人。盟国之间的互相抱怨或许有些虚伪,因为实际上,每个国家都对别的国家进行监控。但是,柏林、布鲁塞尔或者巴西利亚民众的愤怒却是实实在在的,而且监控行为的不对等让他们感到苦闷,进而加深了他们的愤怒——除了美国之外,没有一个国家有能力实施如此大规模的监控计划。欧盟的官员已经严正警告美国政府,如果奥巴马不能在监控外国人的问题上让步,那么跨大西洋自由贸易谈判可能会以失败告终。据称,奥巴马可能在国情咨文中谈到这一问题。

德国这个富裕国家是美国的重要盟友,但是也被美国的监听计划惹怒。面对德国时,美国尤其感到进退两难。美国或许愿意为德国人提供精心拟定的监控保证,但是只能在私下里交给德国,以免其他国家产生攀比心理。但是,默克尔却需要一项公开的协定来赢得选民的支持。现在,甚至是友好的欧盟国家政府和官员也逐渐失去耐心,极力敦促美国保证永远不会进行商业间谍活动;美国监控巴西石油的传闻触动了盟友们的紧张情绪。

奥巴马在国内的处境也十分艰难。2013年,奥巴马在年轻美国人中的支持率大幅下降;这一年龄段的人群本来是奥巴马的忠实粉丝,但是现在他们恐怕正在美国成年人的立场靠拢。年轻人并非一致反对NSA。哈佛大学政治学院最近对年龄介于18岁至29岁的美国人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四分之一的人认为斯诺登是爱国人士,四分之一的人认为斯诺登是叛国者,另外还有一半的人表示不确定。但是,他们大多表示不关心政治。奥巴马需要让年轻人相信政府的解决方案——首先就是“奥巴马医改”,如果没有大批身体健康的年轻人的支持,“奥巴马医改”政策注定会以失败告终。NSA的故事让美国最了解技术的一代人有了愤世嫉俗的新理由。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奥巴马都经不起失去信任所带来的沉重代价。(编译:郝伟凡)

泰州制作工服

衡阳西装订制

三门峡工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