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6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A6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为什么要娶你[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09:36 阅读: 来源:PA6厂家

一直以来,由于没有一个女孩自甘堕落成我的异性情感合作伙伴,于是我就始终过着像一道小学一年级的算术题一样乏味的光棍生活。不料当我打算心灰意冷,坦然接受我父母的精心安排,与一个我看着连饭都吃不饭下的异性牵手走进婚姻的殿堂时,一个姓叶名莎的女孩却突然出现,使我对爱情的雄心壮志死灰复燃。

见到叶莎的第一眼,我就让自己喜欢上了她,幸亏先前求爱的经历,高达十次的惨败记录,及时赶来了提醒我,这种事不宜操之过急,否则我一定会模拟一见钟情的故事情节,立即邀请叶莎以我恋人的身份来干涉我从今以后的起居生活。我吸取了教训,没有命令自己的眼睛在和叶莎初次见面时,就明目张胆地动用含情脉脉的注视,暗示她,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就立马对她想入非非了。同样在接下来的很长的一段日子里,我也就放弃了年轻盛世时面对爱情时的急功近利的做法,相中了一本名叫“恋爱秘籍”的书上写的一条心急吃不着热豆腐的泡妞技巧。

一切如我设想的那样,这个名叫叶莎的女孩,她的外表被了我的甜言蜜语浸泡了长达半年的时间之后,一天,她就主动把她只有二十几年的人生经历,全部对我托盘而出了。

据叶莎交代,她是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女孩子,于是她母亲曾经的悲惨经历,就使萌发了性欲需求之后的她,对男人拥有了一股不可名状的恐惧,这导致我喜出望外地认为自己终于碰上了一个纯洁无暇的妙龄女子。谁知我的这个想法没有成功得逞,叶莎紧随而至的自我揭露,不仅逼它效仿了花朵断水后的命运结局,走上了迅速凋谢之路,而且还使我不得不心甘情愿地接受了一个曾在我面前多次信誓旦旦地声称对爱情一点也不信任的貌美如花的女子,在短短的两年光阴之内,不但被三个性别为“男”的人下手成功,并且连续三次都惨遭被他人抛弃了的命运的事实。叶莎的回忆,来到第三个男人背叛她的时候,她就用一口叹息之气,表达了自己一直以来对男人的有眼无珠。

为了迎合叶莎悲伤的感慨,当时的我,就决定委屈心中的惊讶不已,不让它穿上面目表情的外衣,跑出来质疑叶莎的为人,我不仅把它克制在了内心深处,而且接下来还用诗一样美的语言把叶莎的嘴脸,由内到外重新打理了一番。

虚构女人的外在形象,是我与生俱来的一技之长,虽说我从未发表过一篇诗作,但年少轻狂时的我,却曾做过成为一位名满天下的诗人的梦想,而且也曾为之不眠不休地奋斗了数年之久,只是后来当我恍然大悟自己身处一个才子不配佳人的年代,男人虚无缥缈的才情,再也不能重现昔日的光辉,换来女人不计回报的以身相许,我就痛下决心,在一夜之间与这个生不逢时的天赋,恩断义绝了。但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被自己不屑一顾了许多年的才华,竟然以善意的方式被我派上用场,用来蒙骗叶莎的感觉。我是这样使叶莎自我感觉良好的,我说: “莎莎,你在我看来,简直就是美国的自由女神像,那几个有眼无珠的不懂得欣赏你的畜生,压根就配不上你为他们如此的伤心欲绝。”

我违背自己的良心,说出来的装裱叶莎外貌的花言巧语,取得了预想的效果,叶莎一听完后,立马就用红光满面表达了对它们的无比喜爱之情。于是接下来,我就决定趁热打铁向口十莎表白我内心对她的爱慕之情。我是这样向叶莎告白的,我说:“莎莎,你现在要走八辈子的运了。”

“走什么运?”叶莎显然有自知之明,她没有忘乎所以,她把我的话听了进去。

“我喜欢你,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我说, “就是一见钟情的那种。”

“怪不得你总是对我那么好,”叶莎笑着说, “原来你一开始就对我心怀不轨呀。”

叶莎既没有说接受我的话,可她也未叫我立刻从她的视线之中消失,但这便足以令我心花怒放了,因为这是我猎取女人以来,第一次在自己倾心的女孩子面前表白后,没有遭到对方恶意的言语侮辱。那天被我在光天化日之下喜欢上了的叶莎丢下一句“你们男人都是一路货色,没一个好东西”的话,便转身离我而去了。我知道叶莎的成长经历,是她误解男人的罪魁祸首,所以我不生她的气,目睹着这个情场老手逐渐远去的背影,我站在她的背后,信心十足地朝她大声喊叫说,我说: “莎莎,你错了,真的错了,其实男人并非是你想象的那样,全部都是好色之徒,男人当中也有正人君子的,比如说我,我就是一个你从未遇见过的年轻力壮的好男人。”

在男女感情的这个问题上,我一直坚持做一个好男人的原则,从小到大,我没伤害过一个女孩子的现实,使这一点无可辩驳。其实情况也并非完全如此,事实上是,我活了整整二十五年,却从未拥有过一次背叛爱情的机会。

我的初恋情人,是我的高中同学,我对她的死缠烂打,从高一开始,一直持续到大学二年级,她与一个男孩拉开了他们的大学爱情的序幕,才迫不得已被终止了;我的大学爱情,被一伙集合了长相不凡和样子不堪入目的女孩,以身高不够高、外貌对不起观众抑或性格极端怪异等各种令人发指的理由拒绝在了门外;参加工作之后,我的爱情又被一些我一时无法获得的身外之物,比如房子、车,给吓得跑到千里之外躲了起来。所以叶莎在我看来,是我有生以来,碰到的最特别的一个女孩。但这里指的,却并非是说叶莎是我认识的女孩当中与其交往过的男人的数量位列第一,而是指她的优质的人品。

叶莎不像我以前碰到的,两只眼睛只知盯着男人的附属物东看西瞧的女孩,她是第一个我遇见的,只站在男人的品质的这个角度上,对男人进行优胜劣汰的异性,所以这没有让我感到一丝的恐惧。虽然我无法给自己打造出一副钻石王老五的模样,但我可以保证不会让今后的自己沦落为女人时常挂在口中咒骂的那种畜生不如的男人。我不在乎叶莎与几个名字不是我的男人上床睡过觉的经历,而毅然做出这辈子非她不娶的决定,便足可彰显出我与一般男人的与众不同之处。

我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所以我没有把自己仅仅局限在对叶莎的口头承诺上,那天与叶莎分手告别之后,我一回到家,就立马开始把在叶莎面前许下的诺言,付诸于了实践行动。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除自己的后顾之忧,我把我的父母喊到自己的身边,然后警告他们说,从今以后,如果他们再给我介绍成家的对象的话,我就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跟他们断绝亲子关系。这把我的父母吓得惊慌失措,他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居然逼得我突然萌生出了不承认自己是他们爱情的产物的离奇想法。

目睹着我父母一片诧异的脸,我发现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其实我的父母从未强迫过我去结婚生子,在我认识叶莎之前的那一段时间里,他们建议我娶一个我看了一眼就使我的夜晚开始噩梦丛生的女孩,是完全只考虑到那个女孩显赫的家世,他们认为我娶了这个女孩之后,就一定可以借助对方父母的势力,在事业上实现一步登天的梦想。

事实上,我接受了我父母的提议,因为我感觉他们分析的太对了。我的父母确实如他们所说的那样窝囊,他们只是一介平民,在我努力追求出入头地的旅途中,他们的确给我提供不了任何实际有效的帮助,所以我要是让那个女孩成为了自己的妻子的话,那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要求她的父母,动用他们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来帮助我在事业上实现人生的价值,当然我的想法并未在此就止步了。

接下来,我又这样想,我想,把女人的衣服一脱,然后关掉灯,并且用被子蒙住女人的脸,那么所有的女人就将毫无差别,不管她们是美还是丑,躺在床上的她们,就只不过是一具男人用来发泄性欲和传宗接代的躯体而已。而且如果我真的非常在乎女人的脸蛋好看与否,那我完全可以先暂且忍耐,等到自己辉煌腾达成为一个老男人之后,再去找年轻貌美的女孩上床睡觉,到那时我就可以摸着一张张漂亮的女人脸兴奋入眠,以此弥补自己年轻时代女人带给我的心理失落感。我坚信自己的这个想法并非什么天荒夜谈,因为我眼中的这个社会上早有不计其数的老男人提供了这种先例,他们的行为,让我对一点坚信不疑了,即男人只要拥有了金钱和权位的其中一种,那么年龄的大小,就一定不会成为不管是倾国倾城还是丑陋不堪的年轻女人拒绝陪他睡觉的借口。

原本我已经决定好了对那个女孩说,叫她的父母开始准备我们俩结婚的事宜,谁知这个时候,我却认识了叶莎。与叶莎相识纯属偶然。具体的情节,我已经想不起来了,我只记得第一次见到叶莎的时候,她正蹲在一条马路上哭得一把鼻子一把泪的。我从未看见过一个女孩竟然可以哭得那么的伤心,所以我肯定她的哭泣,一定与爱情有关。这不单单是因为,现代的年轻女人在我心中,就只有这点出息,除了爱情之外,她们是不会为其他的任何东西而对人生感到绝望的,更为重要的是,那时的我,恰好在为自己第十次失恋的周年纪念日悲伤,我也想哭一把,只是我天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汉子,哭,这种丢人现脸的事,断不可为而已。

叶莎的泪流满脸,激起了我的怜悯之心,于是这天游手好闲的我,不假思索就向无人理会的她走了上去。可当我站在了叶莎身边之后,却没有劝说她立即停止哭泣,我知道这必然无济于事,就像如果那刻突然出现一个陌生人叫我不要去伤心难过而我一定做不到一样,但我也没有用言语去安慰她,我在她身旁蹲下,对她讲起了我曾经的故事。最后我叉告诉她,说我即将失去拥有爱情的机会,因为几天之后,我就要和一个自己一点也不爱的人去生活一辈子了。我不知道是自己失败的爱情令人可笑,还是我的爱情,比叶莎更加惨不忍睹的缘故,反正她听完我的故事之后,就破涕为笑了,也就是她的破涕为笑,让我改变了先前的打算。

我的父母尊重了我暂时不结婚的决定,他们在女孩父母面前回复的话,和我对女孩说的话一模一样,我认为婚姻不是儿戏,所以我想等我们俩深入了解了彼此之后,再来考虑结婚的事也不迟,说明了我的父母是一对作风民主的父母。于是当我发觉这天的自己对自己的父母有点无理取闹后,我就立刻对他们解释了一番,我说自己的意思是,我已经找到了女朋友,所以我的终身大事就不必他们操心了。

和往常一样,我的父母发现我的恐吓,是虚惊一场之后,他们接下来的表现,就与势利小人的那种嘴脸决裂了,他们对我说,我找到了自己的爱情是天大的好事,他们不仅不会阻拦我去追求自己的真爱,而且还可以为了我再次出卖他们的老脸,一口回绝掉那门一开始就目的不纯的口头婚约。可我没有答应他们,我说那事就让它自生自灭去。我这样做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我不想伤害那个女孩,让她感觉我一直在以貌取她;二是,我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我担心会出现万一,万一哪天自己会突然需要她。

叶莎对我的表白,采取了二不主义的政策一一不答应,不拒绝。

那天我们分手之后,叶莎就开始对我躲躲闪闪,她不再像以前那样,轻而易举地就能被我约得出来,而且就算我把她喊出来了,她也不再和我独处了,每次她都挑选一个人多口杂的地方与我见面,这致使我准备好了的一系列的甜言蜜语都没有机会对她说。这种情况持续了将近半年左右,终于在我认识叶莎的刚好一周年的那天,我再也忍受不了叶莎对我的不理不睬,我一脸怒气地冲到她的工作地点,把她拉到了一个无人打扰的地方,问她忽然对我如此的冷淡,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有先见之明的话,阉了我,我也绝不会睁眼说瞎话,使用与实际不符的言辞去虚构叶莎的外在形象。其实叶莎也并非是那种天仙似的女孩,就像那个我说看着就无法进食的女孩一样,她的脸也不是那样的丑陋不堪,这一切,只不过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个道理在从中作梗而已。但当我明白过来这一切,并且想到自己就要为之自食其果的时候,叶莎早已过度延伸了我的意思,她对自己形象的美化,成了我霸占她的心腹大患。

这天的叶莎,没有臣服于我对她的爱情,她以自己是个好女孩为借口,坚决拒绝了录取我为她的异性情感合作伙伴。叶莎否决我的索爱申请的理由有两条:第一,我和所有男人的本性一样,在女人面前,只是一个以貌取人的视觉动物,她的解释是,我对她的一见钟情,她说我在一点都不了解她的情况下竟然可以一眼就爱上她,只能说明一点,我喜欢的不是她这个人,而是她姣好的容貌,所以她根本就不相信我这辈子没有她,就会去自杀身亡的说法,并且她还据此肯定,我一定对其他的像她一样漂亮的女孩子,至少有两个以上,说过类似于非人家不娶的谎话;第二,也就是最关键的一条,就是她不可能做我的女朋友,因为她已经是一个有男朋友的人了,而且她死也不会背叛自己的男朋友。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叶莎竟然背着我开始了她人生中第四次的皮肉生涯,所以我没有去纠缠她说出来的拒绝我的第一条理由:一则,我对她外貌的肆无忌惮的称赞,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二则,她对我的分析,并非信口雌黄,而是全部正确。但叶莎提出来的第二条拒绝我的理由,我是死活也不接受。自从认识叶莎以来,我只是听说她有丰富的恋爱经历,却从未听她说过有男友的情况,而且在我向她表白之后的半年里,除了我,也没有其他男孩与她有过亲密的接触,于是当叶莎说出她有了男朋友这样的话之后,我就立马反驳她,我说: “莎莎,你就别骗我了,我是不会相信你的胡言乱语的。”

“我说的是真的。”叶莎坚决地望着我说。

接下来,叶莎就向我坦白了她的另一段感情。叶莎说,她目前进行的恋爱,是一段重归于好的异地恋,对象是与她分过好多次手的第三个男友,他们的爱情,从她大学二年级的那年开始一直维持到大学毕业。叶莎还告诉我,她当初之所以会接受这个男孩,并非由于对他的爱恋,而是因为他在认识她第三年的那个愚人节,用一条短信,对她表达了远在五千里之外的想念,然后她就立马答应了他开始他们的异地恋。

至于为什么我认识叶莎之后,没有看到过她的男友出现,那是因为一年前男孩大学毕业之后,没有践行他的诺言,来到叶莎熟悉的这个城市,与她开始同居的生活,而是与她第N次分手了,牵着一个志同道合的女孩的手,出国浪漫去了。但前不久,也就是我当面向叶莎表白的一个月后,远在万里之外的男孩,却突然联系叶莎,告诉她说,他有回国与她重修和好的意思,并且还对叶莎说,他与另一个女孩在异国他乡交往了半年之后,有一天突然发现,他最爱的人,竟然还是叶莎这个前女友。

就这样,最近几个月来的叶莎,又是一个名花有主的人了。可我是怎么也想不通叶莎怎么可以接受曾与她分过无数次手的男孩的又一次的求爱,我也就是抓住这一点大做文章的。我对叶莎提出了一个观点,我说:“既然他曾经可以抛弃你跟另外一个女人走,那么以后的他,也就一定会对你故技重施,否则我就剁下自己的头,给你当枕头用。”

谁知把爱情作为人生终极理想的叶莎,却骂我不得好死,说我是一个心眼比屁眼都要小的小男人。于是接下来我就只得站到自我的角度上,给她解析那个男孩的行为,我说他当初上大学的时候与你搞异地恋,肯定是在学校找不到女朋友,才决定对你下手的,否则他在高中的时候就追求你了,因为但凡是男人都不会对自己的女人身陷一群豺狼虎豹之中而无动于衷的。然后我又提到了男孩背叛叶莎的行为,我说,他曾经抛弃你和另一个女孩好,就证明了他对你没有真爱,所以他的情没有我的真,因为我对你是始终如一。为了使叶莎信任我的分析,我还指名道姓出卖自己的一个异姓好兄弟,我以他的女友被最终他气得自杀成功了的事实为例,告诉叶莎如果她一意孤行的话,那么她就一定会重蹈那个女孩的覆辙,而且还将更惨一一死无葬身之地。

叶莎没有上当受骗,那天她一回到家,就立马在网上公开她与那个男孩在大学进行过异地恋的罪证,让我对她仅存的一丝幻想也无路可逃。我在叶莎的人人相册里以及其中的情侣空间,看到了使自己瞬间崩溃的各种尺度的亲密无间一一牵手、拥抱、接吻。但最可恨的是,叶莎拒绝我的这天晚上,我竟然收到一条署名为叶莎老公至上的恐吓短信。他这样写道:“小子,老子警告你,你若再敢欺负我的老婆,我一定会叫你死得很难看。”

本来我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大丈夫,谁知叶莎竟然为了一个男人,就不顾我们昔日的友谊,让我蒙受羞愧难耐。而且就算我对她的感情,是虚情假意,但不管怎样,她也没有必要叫一个男人来如此侮辱我的胆量吧。这不明摆着叫我不要放手嘛,我这样想。其实最关键的是,事情已经演变成了两个男子之间的对决,说什么我也不能退缩,我必须要向叶莎表明自己这辈子非她不娶的决心,不然我会自己瞧不起自己。于是接下来,叶莎对我的死缠烂打表达她的怨恨之情,就属于理所当然了。

终于有一天,叶莎决定反抗了,她把我叫她的面前这样凌辱我:“宋文,我现在郑重其事地告诉你,你就别再痴人做梦了,我是有男朋友的人,而且他很快就要回国了,所以我永远也不可能跟你好。”

“你有男朋友又怎样,”我理直气壮地说, “人家结了婚的,不还照样离婚。”这话把叶莎气得束手无策,于是她就怒气冲冲地骂我说: “宋文,你是小三。”

叶莎的男友,按照我们说好的日期,不知坐的是哪国的飞机,我也不清楚他妈的在空中死去活来了多久才来到我所在的这个城市,我只知道他在约定的时间站在了我的面前。

如我预想的那样,这个声称要与我较量摔跤的未婚男,就是一个典型的猥琐男,他以为自己远赴他国,见过大世面,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他牵着叶莎暖暧的小手出现在我眼里的时候,我见到他的眼光里布满了不屑一顾。我不知道他用了怎样的山盟海誓才把叶莎骗得对他死心塌地的,我也没有心思去了解这些与自己无关的一切,我重视的是,依偎在他身边的可爱的小女人一一叶莎。看着叶莎幸福泛滥的脸,我就明知故问地问她,我说:“莎莎,你告诉我,这小子,他昨晚是不是强迫你跟他合体了?”

叶莎没有立即回答我,她朝我展示了一片像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之后,才轻声细语地喃喃道:“你错了,不是强迫的,是我自愿的。”

与叶莎的男友较量勇敢的这天,我的心情糟糕透顶。就在几天前,我被人骗走一笔巨额货款,而且无法追回,为此我用来养家糊口的公司就出现了无法挽救的致命伤,它陷入了时刻可以关门大吉的状态。我大学毕业之后,历经干辛万苦,好不容易东凑西挪才弄到启动资金,开起了这样一家小公司,可如今我却要亲眼目睹着它毁于一旦,所以我心里这些天来一直不是滋味,谁知这个时候,叶莎的男友却非要送上门来,让我侮辱他。

我没有如叶莎的男友所愿,与他比较什么拳脚;我跟他赌,谁敢为了叶莎豁出自己的小命。我拿出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一把军刀,对着这个不可一世的男孩吼叫说: “谁他娘的跟你玩摔跤,老子今天要和你比的是,谁不怕死,谁才是真男人。”

叶莎二人显然没有想到我居然会出此下策,男孩吓得立马窜到了叶莎的背后,叶莎望着我嘴唇发紫,她结结巴巴地对我说:“宋文,你想干嘛,你不要胡来。”

我没有理睬他们的熊样,我毫不犹豫地举起了军刀,但我没有把刀挥向他们,我拿出了自己的左手,剁下了上面的小拇指。这把叶莎和男孩吓得再一次惊慌失措,为他们的第二次失算一一我没有杀向他们,而是自残。

男孩没有辜负我的期待,他丢下一句,“他妈的,算你恨”的话之后,就牵起叶莎暖暖的小手扬长而去了。他们离去的背影,让我猛然间发现自己并非真正的胜利者,它属于搂着叶莎小蛮腰的男孩。我舍得为心爱的女孩出卖自己的性命,却依旧无法换来这个女孩对自己回眸一望的现实,证明了女人在爱情上只顾她们内心的真实感受,而不会像做买卖称东西一样,以她爱的男人和爱她的男人对她的感情的重量大小,来决定她们所要选择的对象。

我原本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接近叶莎的机会了,谁知离上一次见到叶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又站到了她的身边。这个时候的我,早已在一个女人的鼎力帮助之下,解决了事业的危机,这个女人,就是那个我曾经有时看一眼,就恨不得去自杀身亡的女孩,她叫史嫱琪,她人如其名,对我不离不弃。

史嫱琪后来告诉我说,我认识她之后的所作所为,她是一清二楚,但她相信我一定会是她的人,她说叶莎是永远不可能与我结合的,因为叶莎是一个早已心有所属而又遍体鳞伤的女人。如今我和史焙琪,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她把我拉出了人生的绝境之后的第一个月,我就和她订婚了,并且我们也早已开始像夫妻一样每天一同起床了。我们打算等我的公司完成了目前这单至关重要的生意之后,就立马大办婚礼酒席。

这一次,是叶莎主动约我出来的。其实我并不想见她,我害怕自己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心情,又会因她的出现而起伏不定。可我担心她有急事,她也确实对我说,有重要的事要我帮忙,虽说她痛穿过我的心,但不管怎样,她好歹是我付出过真情的女人,想到这一点,我就觉得自己不该小肚鸡肠,而应模仿绅士的行为,不与小女子斤斤计较。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叶莎看到我的第一眼,不仅并未对我曾经的伤情表示一下慰问之情,竟然还要我帮她找她的大姨妈,她说: “宋文,我的大姨妈已经两个月没有来了。”

“她又不是你妈,怎么可能专程从家跑来看你。”我说。

“我说的不是大姨妈,”叶莎焦急地说,“我的意思是,我的月经没来。”

“你的月经没来,关我屁事。”我说。

“我好像怀孕了。”叶莎尖叫了起来。这个时候,我才清楚了叶莎来找我的企图,但我压制了内心对她的关心,平淡无奇地对她说: “我可没有强暴过你,所以我对你肚子里的孩子,不负有任何责任。”

“我是来找你帮忙的,”叶莎气愤地说, “不是请你来讽刺我的。”

“这个忙我帮不了,应该去找孩子的亲生父亲。”我说。

“我就知道你和他一样,不是个东西,”叶莎说,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目睹着叶莎好似猪肝一样的脸色,我面带一片比阳光还要灿烂的微笑对她说: “你的话说的一点也没有错,我本来就不是什么东西。”

说实话,我真的不想这样做,可是当我一想到叶莎肚子里的东西与那个猥琐的不负责任的未婚男有关系,我就痛苦不已。我记得自己砍掉了自己手指的几天后,我就因爱情和事业同时陷入绝望的境地,而患了忧郁症,于是有一天,我就电话联系叶莎,希望她能够像我的朋友一样鼓励我渡过难关,谁知这个目光短浅的女人竟然对我说,她已经答应了听从她男友的建议决定取消我做她朋友的资格,所以她是不会对我说一句甜言蜜语的。

我与史嬉琪的婚礼如期进行,在酒席举办的前一天,我去找了叶莎,不仅把这个消息亲口告诉了她,而且还盛情邀请她来参加我的婚礼。

叶莎这一次没有赶我走,但我在送她邀请函之前得知一个事情,就是那天她回到家之后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决定,不去医院做手术,她跑到药店里买了一包药,然后在自来水的帮助下,一举铲除了自己肚子里的孽种。然而正是由于她的自以为是,她永远丧失了做母亲的权利。后来叶莎又对我说,她发现孩子死了之后,突然就有了结婚的欲望,并且还问我,如果她愿意嫁给我,我会不会愿意娶她为妻,她说找一个自己爱的人,不如找个爱自己的人。我是这样回答叶莎的,我反问她说:“我为什么要娶你呢?”

“你不是说过你这辈子非我不娶嘛,”叶莎说, “你不会言而无信吧?”

“哈哈,男人的话,你也能当真,”我笑着说, “我的确说过这话没有错,不过那是以前爱你时的我,而不是现在的我,所以我对那话可以完全不负责任。”

那天接下来,我没有去听叶莎对人生的感慨,我原本想以“我绝不会娶一个为了爱情就伤害友情的女人做自己的妻子”为由,拒绝叶莎,但我没有这样做,我对她说: “诚如你所说的,我也已经和你一样了,爱情在我生命中的分量也不再那样重要了,找一个自己爱得死去活来的人结婚,不如找一个爱自己的人,而且我已经找到了这样一个人。”说完了这些,我又对叶莎说: “莎莎,明天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婚礼,所以我是非常希望不管明天你有什么重要的事,都可以暂时放下,跑来祝福我。”

叶莎没有食言,第二天她真的来参加了我的婚礼,婚礼高潮的时候,牧师问我愿不愿意与史嫱琪结为夫妇,并且永远地敬她、爱她,不论健康与疾病,也无论她是富有,还是贫穷,都将与她携手共伴一生时,我看了一眼站在人群中的笑容满脸的叶莎,然后回过头来盯着史婄琪幸福的表情坚决不移地说:“是的,老子愿意。”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